光影與美學

作为(伪)文青,自然是要广悉电影。但是基于本人属入门文青,也只能粗谈电影这件事。

觉得自己挑电影犹如小孩子挑食般的德行,显得非常小家子气。 大约是因为小时候少看电影的关系–因父母皆不爱往电影院奔走;一大伙在黑暗大厅里看光影绰绰,总觉得少了一份隐私感。 而今造就我对电影没什么概念,只懂得随感觉挑片。 挑片的标准是非常直接主观(肤浅)的看布景看服装的诚意,如果两者具备,那部片子会在我的清单里。

我的审美意向倾向于初现代的布景服装,20-60年代的背景。黑色西装外加背衫、黑皮鞋、旗袍、流苏裙子、贝蕾帽、羽毛草帽、单色高跟鞋,都是心头好。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喜欢,好像是基因里面本已经有的。许是钟意她的陈旧沧桑但又不太久远,时间暧昧,留给人想象的空间。感觉我的想象力密集于这些刚过去不久的时代,喜欢在脑里描摹当时的生活、谈吐,当时优雅的绅士礼节,精致讲究的餐饮和衣装;而已没有精力对未来有太多天马行空的想象,或许因为这样我的审美范围里并没有太多的科幻片。

所谓”老克腊”指的是某一类风流人物,尤以五十和六十年代盛行。在那全新的社会风貌中,他们保持着上海的旧时尚,以固守为激进。”克腊”这词其实来自英语”colour”,表示着那个殖民地文化的时代特征。

人们都在忙着置办音响的时候,那个在听老唱片的;人们时兴”尼康””美能达”电脑调焦照相机的时候,那个在摆弄”罗莱克斯”一二零的;手上戴机械表,喝小壶煮咖啡,用剃须膏刮脸,玩老式幻灯机,穿船形牛皮鞋的,千真万确,就是他。–《长恨歌》王安忆

如果只看这本书的这一段话,我就是一个老克腊。已经记不清这本小说的情节了,只大概记得这个词到后来带有贬义的影子。既然忘记了它为什么变得贬义,就让我停留在它单纯的定义里吧。

30、40年代的民国老上海、维多利亚派的大英帝国、文艺复兴长久鼎盛的欧洲,都是优雅精致的象征,仿佛人类文明在这个时框取得前所未有的顶点,衬得起「乌托邦」的定义。当然


,我几乎断定自己已经将那个时代给浪漫化,但仍然甘心为她被说服。始终人至察则无徒,何必时时揭开丑陋的一面?生活太苦(只因终日为得不到的东西心力交瘁),需要想象力来调剂心情。

 

与你分享我钟意的复古服装电影吧。 一部部犹如日本女子的妆容,精致细腻得不忍亵渎。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2014)

30、40年代的colour coding十分有意思,大红大紫却又不流于俗气。

 色戒(2007)

就近原则,我相对比较喜欢东方含蓄的美;尤其黄皮肤女子一穿上旗袍,婀娜多姿,千娇百媚得不可方物。汤唯的脸孔并不是东亚标准的美丽,但却有标志性,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和表情,是神秘东方的标志。

神秘东方拥有的层次性:一个表情足以分析出多种情绪:抑郁,踌躇,思量,忧伤,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花样年华(2000)

張曼玉,华人女子的传奇。仿佛生来就带着一种灵气。

阮玲玉(1991)

穿旗袍的女子都是一幅画。

 

The Memoirs of A Geisha(2005)
看那层层的华丽绸缎,象征着艺术的繁杂。

 

The Great Gatsby (2013)

不赘述盖茨比得到的褒奖了,电影里的每一幅画面都是一帧帧专业的照片。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2014)

还有新鲜出炉的《丹麦女孩》。Eddie Redmayne真是美。

就此告别一个周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