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喜歡懷念你

我是一个极其念旧的人,因此有恋物的倾向。偶然在书架翻出毕业时有意悉心珍藏的高中纪念册,拿来一览,发现对它的内容已经失去8、9分记忆。可在读完之后,一股热流涌进心腔,那种怀旧亲切的感情炽烈地扑面而来。时光划过的痕迹,它是如此凶猛,且不由分说的将我扔在原地。

整个人为这个情绪意犹未尽,于是翻箱倒柜地找出从前与至交来往的信件、彼此亲手制造的生日卡一一仔细阅读查看。木质纤维上的一字一句尽管散发出强烈的幼稚气息,可它们都是我们曾经投入最真挚动人的心血与感情在内的载体。那种「永不分离,永不褪色」的友情,坚定得犹如一座百年磐石。

人说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会深烙在脑里,其实恰恰相反。越是珍惜的一段记忆,越不会去特意想起它,因为它的分量实在太沉重,沉重得能扯着你的后腿不让你向前。

一个人切不可以过分沉浸于过去,美好的历史使人停滞不前,不肯进步。

这很可怕,起码于我,会害怕原地踏步。

对于我这种倍感珍藏回忆的人,不想失去记忆变成一个空白的人;却也不想为它所困,想了一个折衷方法。

就是收集这些书面证据。信笺贺卡,写日记,画手帐,白纸黑字,确切证明它们曾经发生过。待机缘巧合时拿来翻阅,便有得回味怀念。

真切的感情,从来都不会是坚韧的。–《清醒纪》安妮宝贝

因为过于珍惜,才不忍想起吧。所以才会有宋人的「多情却被无情恼」。无情的人总是幸运的,不必为从前的千头万绪纠缠。

遗忘是最好的前进动力。一个人没了记忆,也就没有束缚、包袱,便可心安理得的为所欲为。

代价是,回首过去时只得一片苍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