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游記

一路上蜿蜒崎岖,不曾有晕车的习惯,因而适应得还好。见原住民在沿路上搭棚卖藤、竹笋、臭豆、野生蜜糖,正当季节更有榴莲的影子。车停在马路边,看着皮肤比我黝黑的大叔或者阿姨老练地用生锈的长刀敲打榴莲刺,然后再用锈红的巴冷刀将之劈开。里头果肉不算丰满,吃起来却是实实在在的肉与干包。大叔说,大的榴莲通常有很多水分;选小而量多,方能够吃上最好的,且量多寓意种类繁多,各种榴莲由各种不同的榴莲树所孕育,它们的味道也就在你的舌头里产生各种奇妙变化。

木屋民宿里唯一一种电子消遣就是收音机,书籍漫画满布屋子的角落,午后一阵潮湿的雨,吹散了出外走动的精力。于是陪伴着阴天里褪色阳光和绿悠盆栽下阅读轻盈的散文。特意打开复古收音机收听国营中文电台-严肃沉闷且老套,却很符合屋子古老的意境,装模作样的假装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还未被发明。忽然之间多出了好多时间,觉得日子过得特别充实。

夜晚打边炉,雨水夹杂微风吹入窗户,大地与窗面变得灰蒙蒙,在橙黄灯下和着餐馆内播放不入格的苦情流行曲,喝一碗冒着烟的猪骨汤底,身与心顿时变得很暖。

饭后水果有草莓,鲜嫩欲滴的血红果子躺在漆黑的日式碗只里,在灯下显得它们更妩媚。咬下去是一阵酸涩,却隐约有一丝甜,虽然与前些年相比本地出产的草莓已是大有进步,但如果可以拿它蘸上浓稠的蜜糖浆,就再好不过。

第二天早晨是被一群小鸟唧唧呀呀叫声吵醒的。早餐吃的半生熟鸡蛋、鸡汤口味杯面、一杯清水,简单而丰盛。

拒绝一切观光礼品店,妈妈在菜市场里买了菜心、芦笋、玉蜀黍、樱桃番茄、雪莲、白萝卜、番薯、草莓,蔬菜瓜果里五颜六色,特别赏心悦目。

午餐叫菜食饭,全是老板娘的招牌菜:白斩鸡配合炸姜葱特酱、油炸金黄胡椒非洲鱼、炸鲍鱼菇、虾米炒芦笋豆、三巴酱炒龙须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尝试主厨发挥得最好的时候,每样食物的火候恰到好处,心里非常感恩。最后付钱时一老板娘的朋友前来不停游说妈妈买她家的草莓,说是日本人种的,也是他们带来的不一样的种,外面没有卖的,味道和外面的不一样。妈妈本想敷衍她了事(车里已经装了两箱草莓),谁知她坚持我们试吃,结果我们都被惊艳了。

她家的草莓,是带有香气的甜,一点酸涩也无。这才惊觉,外国人那么热爱草莓,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此愉快的度过了一个周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