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中学母校,左手边它的对面旧式双层排屋林立。这些屋子的墙壁已经黄旧斑驳,显示了它们作为时间流逝的见证者。

忽有一种幻想,要是能够与最好的朋友合租一间这样外貌老旧的屋子,各自占用一个房间,如此一来能够同居一屋檐下,又不失自己的隐私。人与人之间终须为彼此留一个空间。

屋外尽管可以显得极其邋遢,但屋子内将任由我们随心布置,设计灵感来源多数会源于面子书上的理想家居设计或者参考欧美影视的家居装修。
北欧式家具,木质地板,镶木落地窗,棉麻波斯印花地毯。恬淡无忧的生活。

如此,屋子的内在与外观将有“别有洞天”的反差。亲密朋友之间从此便有一个共同的秘密世界,其不为人所知的性质彷佛使共守秘密的每一员占据了一个得以与污浊黏腻的世界划上一道界限的角落。

日日得以睡到7.15才慢条斯理地用上不下30秒的时间抵达校门口。放学过后大伙儿要是没有补习,外面又下着阴阴细雨,大可不环保一些打开冷气直到最低温度,叫上骨牌披萨(自己的翻译,哈哈)delivery,一起窝在客厅里看文艺片,一边啃上热呼呼的意式薄饼。面饼一啃下去有酥脆的“喀擦”声,大伙儿假装在寒冬腊月的异地里享受温暖心脾的面馅薄饼。那种幸福满足感真是言语所不能企及的。与骨牌的名气旗鼓相当的另一家披萨连锁当真是意式薄饼界的耻辱,那是吸水海绵一般绵烂的面包涂上廉价化学的番茄酱的面制品,简直不知所谓,根本不配被叫作披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