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記

周末是众望所归的休闲日,因为开始工作实习的关系,觉得星期六日特别弥足珍贵。自由的空气总是要失去才会洞悉它珍贵的存在。

三个星期前在社交媒体上看见麦可帝(McD,哈哈)的快乐餐广告,是月玩具主题是任天堂超级马里奥的角色公仔。幼时回忆因此忽地接踵而至,心里就铁了主意一定要去一趟快餐店。

于是今天终于付诸行动。兼职之后欲解决午餐,便不假思索的开车到油站内的麦当劳去。因为是过了午餐时间,到达目的地时轻而易举便找到了泊车位,顿时为此欢欣不已。我们这些城市孩子的小确幸也就是这样了。下车的时候半走半跳地推了玻璃门进入店内,不远处看见柜面前一人也无,刚下车的欢欣心情顿时变得更加浓郁,于是继续蹦蹦跳跳地走到柜台服务员面前去。第一句话对她说的自然是“Saya nak happy meal”。

于是裹黑色头巾的服务员按照标准程序问我要什么主餐、配菜和饮料,一一的回答了过去,迫不及待地等她下了单之后问道:“这个星期有什么玩具?”服务员并不显得惊讶,淡然地拿出两样玩偶说有这个和这个。其实在来之前已经知道这个星期会有什么玩具,但是心里对麦记管理玩具的不守时以及差劲的货源需求反应(想想我可是过来人,童心不知给它碎了几次。每一次欢天喜地地去吃快乐餐时满心期待心仪已久的玩偶,不是得到“售罄”的答案便是“这个星期是这个不是那个,那个上个星期已经出售了”的令人失望的回复。)总有一些不信任之感,硬是要再三确认方才放下心。

两种玩具放在面前,自然毫不思索地挑了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那样。超级马里奥里的Yoshi,绿色青蛙,叫声可与真青蛙有个天差地别,高兴欢呼的嗓音特别萌。那个服务员多善解人意,在我指了左边紫色的塑料胶袋后直接就把它塞在我的手掌里,这个情景在我意料之外。小时候玩具总是挑选后把它放在红色黄带盒子里的呀。一直等到大人提着托盘放在桌子上以后,才得以打开快乐盒拿出期待已久的宝物攥在怀中。没想到这一次食物还没到,就有得拿玩具了,仿佛满足了幼时看见心爱的东西却要耐着心等待占有的那一刻的空虚。

因为是堂食,所以便一个人捧着只装有亮眼的红色盒子的托盘找位子坐下。虽然已是下午3点的光景,客人寥寥,但餐厅里也不是完全空旷的。一人食的体验我已经由新奇的心境变得已经慢慢习惯,已不觉得有什么出奇,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打开快乐盒拿出汉堡包和薯条。吃着这些高热量食物的时候心里一直暗示自己是在吃儿童分量,便掩耳盗铃式地想着其实自己并没有吸收太多恶贯满盈的脂肪。可是真相想必是心照不宣的。

吃完主食之后也另点了新推出的咸焦糖圣代。原本满心期待,却因为焦糖酱内的化学香精使我从心唾弃。咸焦糖根本不是咸焦糖,反而是类似化学甜味剂产生的人工制造香蕉味,心里暗暗骂了麦当劳的宣传伎俩。最后因为被骗的感觉对自己说再也不尝试麦当劳雪糕甜品的新口味(显而易见的它们成本并不允许real food的存在),但天知道在这咸焦糖味第n个口味之前我已经将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话虽是如此,不知为何,是自己嗜甜的关系抑或是快餐厅里特意经营过的氛围(灯光、音乐),居然一口一口地将整杯圣代给吃光见底了。

好吧,其实我特别钟爱甜食。

回家以后想起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觉得我是挺淘气的。一个成人独自吃儿童餐,并且对那附送玩具爱不释手,不知旁人看来是什么感想。粗略回忆起刚才的情况,其实发觉并没有什么人对我投来异样眼光,唯有相邻桌子一个华裔小家庭的年轻父亲以阅报作掩饰,不时斜眼瞄我,但也未有造成什么困扰。我想是因为现今社会已经进化至不动声色的去评量一件事,有意见,却不声张;做一个闷声不响的审判者。

有时会想,如若做不到完全不在乎他人眼光,不如就改变自己心里“别人眼光”的认知吧。或许我看见的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根本没有人关注一个独身出门吃快餐的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