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夢囈

*

办公室位于高级商场附属的大楼,里头各层有数个小单位让企业租借。老板的房间位于风水最佳的位置,唯一靠窗的房间,工作时能俯瞰城市的一面。

*

有时进去放文件能透过半阖的米色拉链窗瞥见轻快铁列车缓缓驶过,然后消失于窗面。

*

以为自己必定迟到了,谁知手机显示9.22 am时我仍背着黑色双肩包抵墙与深锁的玻璃门面面相觑。当旁人拿着钥匙打开门我跟随他们入内,丝丝阳光微弱地穿透帘子约约照亮昏暗的空间,能够看见空气中飘扬的尘土。空调已逾8个钟头关闭,仿佛凝滞了时间和流动空气,呼吸到的尽是腐朽的气息。

*

下班高峰,好不容易到达离家最后第二个交通灯。谁知在快要跨过路口时绿灯转红,于是就成为红绿灯前线车辆。有时第一和最后都是一样的。亮着的鲜红色灯旁有倒数的数字,显示着144。144、143、142、141、140…… 忽然一群摩托骑士从后面冲到前头围绕在汽车四周。你呆呆看着挡风玻璃时,发现那些肉包壳的人群都在低头滑手机,对周围事物恍若惘闻。

*

时针滴答滴答地响,漆黑中双眼大睁,又一次无所缘由地失眠。身体疲惫,意识却分外清醒。无法代谢的身体和脑袋是很可怕的,体内污龊的东西无法排出,心也因此闭塞着。

*

我是一个无法睡在高架床上的人。只睡摆在地上的床褥。更不能顶着枕头睡,背脊要与地面完全平行,方才觉得踏实而有安全感。

*

其实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斤斤计较和小心眼才是,所以会在夜深人静、人人熟睡的当儿,独自对着天花板恨自己为何在旁人酣睡时也不能同他们一样,心里生出一股居毁灭性级别的怒气。藏在血液里的性情在此刻倾泻而出。我本就是一个较真的人,无法接受厚此薄彼的状态,无法接受孤独,所以常常不得安生。白天之下的我是另一个人。

*

24寸LED荧幕映出惨白色灯光,刺痛我的眼睛。

*

收音机常有一段温馨提示,提醒上班族要少坐多走,少坐电梯多走楼梯,我依言照做。谁知一推门入内,烟雾弥漫四周,无形渗入我的鼻孔、眼睛、头皮、头发。还未能减掉卡路里之前,恐怕会先患上肺癌了。无论如何,我屏着气息从7楼走到了1楼。到底层时才惊见有硕大的黑色铁闸围堵着出口,那阵势教我恐惧,立即就想逃离它。于是我呼吸了双倍含尼古丁的空气。后来想起,才发现为什么自己会有那种恐惧压迫感。原来它像一个笼子,包围着你左右。你无处可逃。我无处可逃。

*

上司滔滔不绝地传授专业知识,我立在旁边低头殷殷抄录要点。说着说着他猝然停顿,说,你脑袋是否装着很多思想?然后再说,你才20还是21,就生白发了?现在就有两根了。

*

午休时间,我从不待在办公室,一定到楼下商场逛逛。连续8个小时停留在一块地方我想我会窒息而亡。最常去的就是书店和药妆店,书籍与口红给予我心灵上的慰籍。药妆店的口红选择繁多,最喜欢逐只逐只试在手上;特别喜欢的,便顺着唇形涂在嘴上。那一个动作实在太治愈。口红(顾名思义)之中只钟情于裸调和红调色系。烟熏玫瑰色、豆沙、鲜红、酒红、棕红、砖红、橘红。拒绝荧光粉色,它们是违背天然美感的色号,罪大恶极。唯有永恒的红色才能衬映出女人的妩媚和娇态。

*

如常开车回家,停在红灯面前看见大道旁的广告牌,里面有大字写着“McDonald’s -2017东运会官方餐馆”。

我笑出声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