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身的理由

家里出门的第一个红灯经常令我感慨良多。 向来那路口负责送我上学,直到两个月前更换大道去上班,后再在出外旅行之后又回到原轨,彼时已是9月天。回归最初让我感觉恍若隔世。由6月假期算起已过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事物变幻至物是人非的境地。由放工回归至放学,下午3、4点的光景开车回家时阳光尚猛烈,与傍晚6点钟日落西山的景色大有不同。前者使我觉得自己还很年轻、生命还未被无故耗费。下班时在车里观望的夕阳西下中永无止境的交通堵塞让我觉得莫名烦躁和绝望。如若下辈子将如此度过,我不知道自己届时会被扭曲成什么样的人。或许再一度物是人非,境况会比想象中好吧?但愿如此,哈哈。

体验了两个月的上班族生活,此时对香港indie乐队my little airport 是无可救药的迷恋。来年我定会抽时间开一个帖赘述对这个乐队的喜爱。那时在单曲循环的情况下忽然听见

为何人大了就要成为工作的奴隶 现在只懂得放假去消费

正穿我心。而那段期间我正正是在经历着歌词里唱出的辛酸。日日朝9晚6的生活像是没有尽头,每到周末只想什么都不做,只想豪买一些什么来奖赏自己一周下来含辛茹苦的劳动。我记得那两个月我根本没有心情和时间经营自己的喜好– 写作、画画、阅读–无一有暇照料。好像全都被荒废了。紧接着,歌里有那么的一句

最好作的不可发挥

多么应景。

这首歌叫《悲伤的采购》。轻盈促狭的旋律,歌词唱的的却是惊心动魄地切入心坎,于是不可抑制的喜欢上这个乐队。副歌是这样的:

如果继续这样 我还是我吗 我还喜欢我吗 或许我应该死去吧 总好过变得更差

两年后,我还是我吗?我还喜欢我吗?或许我应该就这么死去吧?

开学之前出游曼谷玩得很是尽兴,以为会就此收拾心情,谁知紧接的一个周末又随着家人一同出外地游玩了。

父母一直好自然旅游,亲近清凉葱郁的大自然,恰好也是我中意的。这家民宿位于近云顶的山区,一路向上到一个山坡地区,每几亩地便见一个私人住宅或民宿,每一栋都有自己的后花园,各自的建筑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可谓各领风骚。

既是休闲旅游民宿,那它的装修摆设主题必然契合大自然。一入客房,看见木框落地窗,心里自然非常欢喜。窗外是一重重绿色山峦以及澄蓝天空,更是令人向往。

与刚回来在美国定居的小姨夫妇一同出游,机会不多,事情不必多做,排场不必花俏,一起待着已是享受。傍晚一起到山林探险,穿石过河,最过瘾的莫过于站在日产轻便货车后一路盾过红泥路、不时侧头弯腰闪避迎面的树叶枝桠,一路上吆喝尖叫声不断,都是珍贵的存在。夜晚回到民宿在微凉的户外围在一起打边炉,一面轻声谈及一些生活琐碎。席后忽然想起中秋节即将来临,便点了纸灯笼挂在青青草地上的小花簇。所谓秉烛夜游就是这样的吧。初夜吹起的凉风渗入毛孔,但心里油然而生的是一股暖意。

一直想学喝酒,想知道自己的酒量如何。生长在自由之国的姨丈万分欢迎,上山时带了若干五颜六色的酒瓶准备「给我一个教训」,于是也欣然接受。天入黑之时灌下了一杯tequila shot、strawberry margarita和一些些tequila sunrise,便已然醉醺醺。酒醉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上次于曼谷夜店可不敢如此胡来,这次觉得肚子胀得很,但轻飘飘的感觉使人放松,犹如踏在云端之上。

趁着酒劲便问他有的没的。问他,为何我20岁了怎么还未有恋爱对象。他答,你还如此年轻,为何20岁一定要恋爱?我给予再也庸俗不了的答案:Peer pressure。身边朋友都逐渐交男友了,我也想要感受被人疼的感觉。他说,为何要屈服于这种压力?为何要conform?我自知从来不是一个conformist,但仍旧不死心地问,顺势而应有何不好?他说,你的语气已经显示出对盲从的可有可无性,那也就证明你没有完全想屈服于这种压力的念头。当时就有点当头棒喝之感。

我还要静候,再静候。陈奕迅唱,就算失收始终要守。

第二天早上,姨丈问我感觉如何,我如实回答并不觉得有什么。宿醉也不过如此,一觉醒来又是新一天。父母不怎么认同我喝酒此事,姨丈便对他们说他们无需太担心,因为我是一个一直都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连醉的时候也可以理智地与人对话。就如我昨晚对他说,我连想喝醉的举动都是思虑过后方才付诸于行动的,未曾有一刻完全放开的时候。昨晚他一直叫我再微醺的时候尽情放松享受,显然我并没有做到。

早餐之后独自到民宿的后花园遛荡,漫天树影摇曳,被修剪成圆形的盆栽灌木围绕着腰边。耳里听见树叶婆娑、池塘喷水管传出滴滴流水声,只觉得大自然的美实在静谧而伟大。人类对它的欣赏和敬畏实在与她的艳丽严重不成正比。再倏然转到另一角,看见纵横交错的牵牛花根茎蔓延整架围篱,紫色的五瓣花朵掉落在半秃的草地上,顿时想起《桃花源记》里的那一句“落英缤纷”。

又走到一荷花池边,旁边矗着一个凉亭,便爬上去俯瞰整片池塘。与昨日午后见到的情景不同,早上不论白色粉色菡萏在黑乌乌不见底的池水上都一一盛开了。夏天其实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季节。风轻轻吹过花园,波平如镜的池塘忽地吐露出一丝涟漪,间中蛙声突出,池内小蝌蚪与蜻蜓自顾自的游动飞翔,我的心忽然变得很平静。

我是一个在这些情景之中产生了恋爱感觉的人。无论春夏秋冬,若能与另一个人一同欣赏这片瑰丽景致,该是一件多么令人动容的事。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