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周末有幸到创价学会参观本地画家张培业先生的个人画展,是我人生中参加的第一个艺术展览。遂又得以在“人生第一次”的清单下多添了一项。

小时候在电视上看见名流社会吃下午茶、逛美术馆的情节,觉得他们除了要表彰地位之外其实做的事都不甚具意义。尤其花长时间流连画廊,也不过就是一堆不明所以的色彩混合在一个方形木框中,还要躇在那里观赏许久,透过荧幕我都能觉察出你的无聊了。

长大之后认识了印象派艺术家梵高与莫奈–最喜爱的画家之二,他们的画作色彩斑斓、线条风格异于传统写实画作却又能勾勒出现实情景,便从此发觉艺术的魅力。偶然从社交媒体上看见了张先生的画作,发现张老的作品与前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心里甚是向往,才有了这一次观展的机缘。

因当天是开幕礼,展厅里人头攒动,一片喧闹。机智地避开人群,到楼上展览将张老的画作一幅一幅的览遍。先是就近看、再阅读画作名称、然后踏后几步从远观、再趋前去观赏油画的色彩配搭,前前后后不少于三次。我对美术技巧并无甚了解,但潜意识会情不自禁地将作品名字与画中的线条和颜色联想起来,再拼凑出画者作画时的心境。虽知永不可能彻底了解画家的本意,但未阻我对尝试剖析画作的思考活动里乐在其中。写着这篇的当儿,忽然想起画展的名称《心境心景》,这才发现了这或许就是画家想带出的意愿。

展览售卖张先生的画册,对尚是学生的我而言并未能以自己赚的钱负担得起。爸爸为博囡一笑替我掏包付费,满足了我那颗对美想占有的心,心里感恩。

当天除了画展之外,被创价会员告知底层之外还有几个展览,便趁机四处逛荡。七楼据说是有关女性的艺术展览,便独自搭电梯上去。经解说员粗略解释,才发现展览名称叫作“爱的醒觉–艺术中的女性形象”。有礼貌地表示想在没有解说员陪同之下参观展览(因为我认为艺术解读是一件很私人的事,不应被旁人引导,这样会混淆思考)便进入展厅里去了。

进入展览我也未见得能对所有作品产生吸引或共鸣。这个展览画作种类繁多,横跨国画、油画、丙烯画,亦有若干浮雕作品。其中也只对一些油画和水墨画有非常喜爱之情,对雕刻则不以为然。阅览水墨画时,看见一幅名曰张大千作品的画,只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说不出是何人。不知不觉中身后站了几位长者,稍稍起了一阵骚动,说,这不就是画《清明上河图》的那个人么?忽然一把声音高亢地叫道:张大千不就是那个copycat吗?很多画作都是他抄别人的。我也只一笑带过。后来上网搜索这个人,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位已故名家是那种带艺术坏脾气的艺术家。后来走到挂着油画家邸立丰绘的一幅清朝女子的侧脸,手里握着小镜子检视自己的模样,玄色衣袍朱色口红,着实令人牵动心弦。

这一幅画成为了全展中最喜欢的画作。

观赏完毕,一同前来的长辈鼓吹着要和楼下的张先生合照(尽管在之前他们已经和张老合照数遍),面上想和名画家合影的显摆之意表露无遗,我想起先前在七楼时另外一群老辈婆婆群见到邸立丰的那幅时模仿画中人的姿势兴奋地叫同伴替她拍照,一丝厌恶浮上心头。艺术是供人欣赏以及品味的精神物质,不是让你们把他(它)们当作动物园里的动物卖弄合影的。

又避开人群上八楼去,此次看见的是一个摄影展,一个名叫池田大作的日本摄影师。向来后知后觉的我逛到一半才发现原来池田先生是创价学会的总会长。他的摄影作品带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平静无争。那些照片是池田先生周游列国时所拍下的寻常风景图,日本的梨花和锦鲤、加拿大边境激流涌进的尼加拉瀑布、英国温莎城堡前的泥石路、法国街景、在神奈川竹叶繁植衬托出的朦胧月色、在蒙特利尔某河前的一块草地。它们的共同点,就是在照片里人迹罕寥。池田社长拍的不是旅客最喜欢拍的游客”到此一游”照。后来想要进一步了解池田社长以及日传佛教的事迹,便去聆听解说员对摄影作品的赏析解说。解说员说,池田社长的摄影不在高超的技术,而贵在在一个个不经意的瞬间拍下的某些片刻,不用眼睛拍照,而是用心。又聆听解说员解说照片背后的寓意,例如一张俯瞰佛罗伦萨的红砖建筑街景,解说员解释道,“你看尽管这是一个很古老而暮沉的城市,但佛罗伦萨被世界喻为“city of eternal youth”,以此池田先生想表达的是,物质会衰老,但年轻的精神和灵魂则不会。只要心境是年轻的,你便会永远年轻。”说起蒙特利尔那张流动河畔无人问津的白色长椅,解说员曰:“你以为那张凳子看起来很孤独,很无聊,但是它想表达的是,有些事情看起来无意义,但它的存在,便已经是一种意义。生命里不缺美好的事物,只缺少的是会欣赏它的眼睛。”到巴黎蓝白红旗横挂遍野的街景,她说:“红色代表自由、白色代表平等、蓝色代表友爱之情(fraternity),正如池田社长提倡的精神,–自由、和平、幸福。”

这一个下午我仿佛觉得一股清流在身体流动,整个人都豁然开朗了。

之后回到楼下等候张先生的签书环节,碰上了他老人家访谈的尾声。主持人问他有什么人生建议能够给予大众的,他说了一句:美术美学里包含着真诚和善良。他拿自己作例子,说在画画的时候一定要存着一股内在力量,作画时一气呵成,便会呈现出人至绝境的美感。以前或许会不理解这些文人虚无缥缈的文字表达,但因为切身体会过,我很清醒的知道他想表达出的意思。为什么美学里包含着真诚和善良,是因为当一个人在创作的时候,内心是极度恳切地想把脑里的想法呈现于实物上。个中的酝酿,源自于内心深处想与世界交联的真诚和积极成就一件事的赤子之心。

“生命易枯萎,唯好作品能长青。” –张培业先生语录

那日春光并未虚度。
送上照片几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