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內的郊外

学校假期期间几乎所有人都出国旅游,自己则在这个热带国家里体验了赤道风情。

圣诞之后去了城市内的郊外地区,容易抵达(easily accessible)且又能满足出远门流浪的梦想,一举两得。

由家里最近的车站搭了市郊往返列车(KTM)去巴生站,深从那站上车与我会合。列车渐停的时候透过有密集碎裂痕迹的车窗看见故人的面孔慢慢经过我的视线范围,内心欢喜。我们一同坐到巴生港口,再乘船前往吉胆岛。深是少年时代认识的知己,是独特的挚友,也只有他愿意陪我实现这些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船抵达小岛之前一同说了好些话,下船便成了行走在狭窄的泥石路上时说有的没的的空话,一路油漆斑驳的板屋泥石屋于左右相随。深尤其喜欢这种岛屿生活,喜欢他们的纯朴和无忧无虑。我自己也是的,日日的生活思考只围绕于一饭一蔬的琐事上,根本无暇思及一些对生命无谓的事。但嘴上很坦诚地说我们并不可能在那里长久适应,我们这些在城市长大的始终离不开那些自出生以来伴随我们的先进建设以及基础设备。一路上走走停停,看见风景漂亮的地方便停下来拍照,一拍便逗留在那个地方许久,没找到最好的角度拍不肯走,直到拍到两人觉得有感的照片才善罢甘休。午餐吃了蚝煎,炸蛋浆里的蚝不大但肉质结实,醮上小辣椒一起吃让人觉得很清凉滋味。

因为吃得太得意忘形,我们错过了到五条港的船班。当时走去码头时,从远看船已慢慢驶走。我跑前几步转头对他说我们应该跑呀,心里想着或许追得上呢?他笑说不用追了,追不上的。

我原也不过是飞蛾扑火之辈。

终于等到下一趟船。一抵步五条港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驰名的刘家庄黑糖碰糕。很幸运的,我们一向路人问及去路的时候那家人恰巧是刘家庄。里面的小孩闻言游客寻路很是雀跃,主动要为我们带路。是一对表兄弟带的路,一个14岁一个7岁,热情得很。尤其7岁的那个光头小男孩,他两眼闪烁地对我们说道,「刘家庄是我三姑开的。」一路上又为我们指出红树林泥土里的小动物名称,潮州蟹、跳跳鱼,又告诉我们逢新年便会下海捉小螃蟹。7岁男孩说他在巴生市念小学,我问他五条杠港好还是巴生好一点,他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这里呀!」他们的热情让我们双双都动容于岛民对陌生人的亲切之意。

到刘家庄的时候已是4点光景,卖糕的阿姨正在蒸包,却告诉我们只剩一个卖给我们,因为其他都被民宿外包了。蛋糕一吃进嘴里,绵软如云朵质地般的鸡蛋糕的黑糖内馅爆在舌头上,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第二天便又随家人到文冬一自然生态度假村短住一晚。抵达度假村之前先在山下的本地小餐馆吃午餐。按照贴在墙上的招牌菜单点了本地当季河鲜,招牌清蒸鲶鱼,生虾煮冬粉,姜葱炒野山猪以及清炒西洋菜。饭菜上桌的时候鱼和虾都很大份,心想这一餐一定不便宜,但不叫也叫了,于是毫不顾忌地大快朵颐,吃得很是尽兴。

最后单子来的时候,价钱居然远低于我们想象之中。不抱希望的时候遇到的结果总是好的。

到了度假村便到处拍照,竹搭的凉亭、被植物攀爬围绕的栅栏、水榭下的绿色鱼塘、随处可见的鸡蛋花树、椰树和针松,整个人顿时觉得轻盈起来了。登记入客房时更是被惊艳,木框落地窗外一片青葱绿意,趋近看的时候发现原来那些绿木都是榴莲树,是第一次就近看见榴莲挂在树枝上,特别有趣。

下午去游泳,许久不曾下泳池的我觉得十分久违,因着渡假村的设计我便在木地板、木凉亭、藤蔓覆盖的栅栏以及深蓝色泳池瓷砖以及4点夕阳渐西落的景色之下一连游了三四圈。依稀记得我在泳池里的体力也只能撑过两次来回。泳池内置有喷水瀑布和滑梯,一连满足我现今和从前的兴致和童趣。

傍晚等车时坐在水榭低头看不知名的黑鱼悠游,天空下起毛毛雨,它们以为是食物掉在池面上,于是便争先游上水面,嘴巴不停开阖蠕动。

然后在凉亭吃榴莲。如今榴莲价格高昂得不可思议,所以从来不问及猫山王的价格。因为吃的不是榴莲,而是吃人们对物品的金钱价值趋之若鹜的优越感,仅此而已。自己则对猫山王无感,因为果肉带苦。我只喜欢吃甜,所以最喜欢甘榜品种。人生太苦,我们都应吃甜。

夜晚留在度假村的餐厅吃晚餐,是自助式的中餐。菜式十分丰盛,所以感觉像是吃着一等待遇的杂饭,吃完可以再添,不用加钱。当日菜式有宫保鸡丁、冬荫酸辣魔鬼鱼、蜜糖烤鸡翅、煎甘榜鱼、椒盐濑尿虾、四大天王、包菜炒灯笼椒、以及咖喱叶炒南瓜。 这些也不是正式意义的中餐,咸甜酸辣,东南亚风味十足,感觉像是吃着家里的饭菜。非中也非西,我们就是东南亚的马来西亚人,当引以为傲。就餐饮料有椰青和on the house鲜榨沙梨汁,里头放一颗酸梅,十分有效地消除油腻。饭后甜点是当季水果。西瓜、哈密瓜、木瓜以及自种红毛丹,相当消暑。

晚餐之后并没有特别的消遣,大厅里有一台卡拉OK机供住客点歌。平时最是受不了唱K这个消遣,除了社交之外我决不会为之付费。看过很多素人拿着麦克风大喊飙高音,抛开抢拍或者跟不上拍子不说,音调就算是走完了也能面不改色的自我陶醉,教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恰巧父母最是欢这个消遣。所幸当晚并没有太多自我陶醉的人,甚至有好几个唱歌的人还唱得与原唱有几分神似。不幸的是,父母则是自我陶醉的那一派。他们知道我并不喜欢这个活动,所以早前并不甚敢去点歌。我心里到底过意不去,所以鼓励他们去唱。那一夜爸爸妈妈对着荧幕合唱《你最珍贵》,我想这一幕会定格于我的记忆直到永久。林夕写的那一句脍炙人口的「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好景不长,我一直铭记于心。所以会尽力记得所有美好时光。

隔天一早在退房之前,在房间拍了家庭合照。我们家鲜少拍合照,这一次却特别郑重,因为弟弟明年二月便飞台湾念书。从此以后便是我们家庭成员第一次不完整的时刻。恍恍惚惚我们都似幼鸟离巢,渐渐告别孩提时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