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逢對手

就踏入21岁的年华,心境不知不觉又与往年不同许多。这感觉仿佛20岁之前并未好好善用空档的时间;如今却是身体力行地努力过好每一刻不上课的光阴。

今年的农历新年过得很是尽兴,做了好多以往没做过却蓄谋已久的东西。拍身穿旗袍的写真,穿自己喜欢的风格的印花深蓝色棉麻裙子,涂了大红色的口红,拍了一个新年短片。恰巧明年会在异国度过华人新年,故此觉得有一种“趁佳节要完成未实现的心愿”,回头一想其实已经创造了不少人生第一次的纪录,心里觉得丰满踏实。以往因为畏惧“影响学业”的关系而不敢贸然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后来觉得人想追求梦想的成本会随着年龄增长,故此也不再执着,放开心去实行自己的梦想蓝图,现在回望已经觉得自己为生命增添了很多值得回忆的事物。至少以后旁人问起年少时代干了什么大事尚有向人吹牛的资本,而非将现时生活浓缩成一句,「我在努力读书考试」。

G刚从德国回来过年待一个月。从前并不与他有深交,后来离别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好,这一次他的归来便显得弥足珍贵。人偏生喜欢消逝着的事与物,“物以稀为贵”还真是古人流传下来的智慧。

海外归来的G变化不多,外形上结实了一点,性格如同昨日认识的那个一样,但思想却不似往昔。他看我也是差不多的评价,不禁感叹原来我们正逐渐告别幼稚任性的那一个阶层。

与他一同在自己城市里去了一段两个人的旅行。头一站到著名的古早咖啡馆吃烤海南面包喝咖啡,然后到观音庙去拍照。G也对摄影有一点认识,于是我们便在烟雾缭绕的宏伟庙宇零散的按快门。G是随父母的传统习惯而成为的一个佛教徒,便在到处溜走时稍稍向我解释过年时在庙里要完成的仪式。譬如叫“补运”的跪拜诵经仪式、在灯烛上添油、烧香,种种繁文缛节显现出了传统宗教仪式的庄重和先祖留下来的深远文俗。

下午未有什么打算,G便提议到往南边的新村,据说佳节气氛更佳。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见红灯笼高挂以及为初九拜天公预备的甘蔗遍布市区的角落,但美食街的许多档口都还未营业而显得冷清,G说这边也没以前那么热闹了,我们都有点失望。虽则如此,我们仍在烈日底下在小贩档口内穿梭,边觅食边拍照。因为两人都拿着硕大相机的架势,被好些人投以好奇的目光,亦被当地人误以为是游客。经过某个卖卤鸭和烧腊的摊子,一个uncle好有兴致地问我们是否是记者,未来得及回答,就已经被催促为档口老板娘拍照,好让她“红起来”。这种兴奋带来了一种主流社会对摄影的目光以及现实与思想上的反差,如今摄影也带着一种功利性了。他们仿佛已经忘记在他们年代用菲林摄影时摄影只是为了纪念的用处。

从来理解不了灯光极好人物光鲜的摆拍(专业摄影在内),最极致的美藏身于日常,只是我们太take for granted了,仿佛所有现时在眼前存在的事物都很合理而理所当然,有谁会知道在某一天它也会如同其他价值昂贵光鲜华丽的事物一样稍瞬即逝?

午餐草草喝了一碗红豆水,说了一会话,没有什么重要的琐碎日常,却觉得十分充实和宁静。就像家人在炎日午后的客厅里低声絮语闲谈家常,窗口蓦地吹来一阵热风,感觉心里踏实。后来不知道要去哪里,于是就即兴开车到港口海边去看船看海。G说,真奇怪,没人会愿意和我做这样的事,别人未免会觉得这太无谓了。我说,和喜欢的人一起做这些事,这样虚度时光,每一秒值千金。快乐的门槛其实很低,只要心无杂念地享受时光流逝的点滴,已经是一种快乐。

“原来在快乐中 不必明白快乐”

21岁的开端,我觉得很好。空无前例的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