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月

四月尾声,考试前夕的煎熬时期渐将步入终站。

间歇性失眠不曾停止过,但相比以往已有好转。今天早上特意早起,在双亲上班之前陪他们在临近茶餐室吃早餐。衣着随便、脚穿拖鞋,戴眼镜,头发随意用黑色橡胶圈绑成一个露出短马尾来的丸子头,旁若无人的邋遢。吃了咖椰牛油羊角面包和喝了南洋咖啡C。吃完以后父亲想再坐坐但母亲怕时间不够而生去意,爸爸便叫了妈咪先走。我干脆地说,要走就一起走。

一个人开车回家,晾完洗衣机刚出炉的衣服之后,提着相机到邻居花园遛走。昨夜下了阵阵雷雨,半梦半醒之间算是见证它何时下、何时停的哗哗水声,叫今早每个植物的茎叶上皆染了晨露,晶莹纯净。9点的太阳已经有点闷热,但因草地仍然浸湿雨水,空气透露着清凉的气息,是故没流汗亦不见蚊虫埋身。暗自庆幸的当儿忽然想起昨天G才说外国人特别钟意阳光直到可以为阳光举办派对的程度,不免会想起自己也离那些日子不远了。

刚对着掉在地上的桃子似的果实按下快门,站起来没多久却不小心踩中另外一颗,便毫不犹疑地将这一幕拍下。

午餐化繁为简,切了日本紫皮黄心番薯、西兰花和红萝卜,在萝卜和西兰花撒上一点盐,便拿去一同蒸熟。蒸得软熟之后,便对着窗户大快朵颐。食尽一切蔬菜的原味,顿时感觉身与心都抽空干净了。

下午最是疲倦,躺在床上弯着头对着窗口发呆。深粉色康乃馨印花的棉麻窗帘大大敞开,后山树叶遮蔽的太阳用力将其光线渗透进来,映照在整张脸上,晒得满脸油光。

如果不去健身,每天按时在家对着平板做20分钟HIIT,身体重量都运用在四肢和肚子上,全身皮肤出了汗才觉得痛快。尤其当感觉头皮发囊完全敞开的时候,整个人就没有了闭塞的感觉。

脸颊上生了不少痘痘,但也不碍事,因为不用见人。令人感觉无忧无虑。

梦里花落知多少?虚度的时间都是会发光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