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暑假的星期五

以原样出门与颖见面,阴差阳错地居然在家里从小去到大的茶室吃午餐,因为临近她实习的工作岗位。

并没有什么特别可说,只是闲话家常。言及未来以及家庭,顿感世事无常。前途茫茫、家人也一天一天的老去,却又无能为力逆转境况的事实。不禁觉得,原来成为稚童眼里的成人,一点都不值得憧憬。才21如此幼龄(对,是幼龄)被掠夺现实所拥有的一切实在是过于稍纵即逝,此代价沉重得不合情理。与成长的喜悦相比,根本不成正比,甚至谈不起与正比有何挂钩。两者的实力过于悬殊,所以那种喜悦实质是虚缈(illusory)的。

后来脑里冒出一种想法。我们亚洲人从小至今成人其实并没有太多欢乐的时刻,小时候沉迷于追求成绩,上大学的时候尽量为出来社会的时候铺路,到真正踏入社会时又为那遥远的“未来”而冲刺。我们真的没有喘息的时间。因为一直不断的在路上跌撞奔跑,两害之间,总认定轻的那一方特别美好。念小学时期盼快点成为中学生;念大学的时候觉得中学时期无忧无虑;工作的时候却又怀念大学生活。我们也许不曾真正无忧无虑过。那些都是大人灌输我们的假象。

还未来得及认真生活,就已经在老去。

炎日午后无所事事,便在三流广场内游荡。10间商铺以内,只有两三家开店营业。多数开门做生意的是连锁餐厅、马来布店服饰店,以及低端化妆品专柜。看见韩国品牌的廉价口红在亮晶晶的专柜灯光之下失去原有的颜色和光泽,膏体变成一坨红银斑驳的模样,是其中一项不断提醒我这地产商的失败的一个指标。场地尚算干净,空气中洋溢着庆开斋的歌曲,但人烟稀少,怎样都无法提升气氛。

因此也有一种颓败的气息酝酿其中。

趁佳节减价囤了一只眼霜作出国时用,一眨眼也就只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离开这片生活了近21年的土地。自己国家的汇率渺小,想起出国的各种昂贵,确切感受到父母是怎么样的牺牲。他们这般的付出叫我愣住了,不知如何自处。这辈子永不可能回报他们所给予的一切。

上二楼看见黄色招牌的连锁五金店,便很兴奋的走入内。三个月前一个发箍不知何故裂成两半,因大考而无闲暇去买一只新的,于是只能依赖发圈暂时维持着。向来不喜欢发圈,它将头发束缚得太紧。反之发箍绾发简易轻便得多,只消“嗒”一声便可将头发束起,但又不会拉扯头皮。想要寻找同以前一模一样的简洁款式,却一点发现也没有。只有雕花的一款,造型流俗。心想,生产商必定以为这样会使发箍更花俏,增加吸引力,却不想会有弄巧成拙的一面。

现在有很多事物都是浸泡在都市染缸里太久而丧失了创作力和天然的审美观,只懂画蛇添足。

但亦别无选择,仍旧买了。谁叫自己仍旧不能习惯用发圈束发?

离开前经过甜甜圈商铺。虽是美式品牌甜甜圈,口味皆是绕不开巧克力、果酱以及芝士的。但总觉得它们看起来没有一丁点西洋式的风味,反倒像是谁人在简陋的地方就地取材山寨出伪西式甜甜圈的模样。褐黄青红忌廉覆盖油炸面团的半面看来是多么地小家子气,面团炸得如同细胞萎缩的样子,五彩缤纷的拌奶油居然让人觉得它像毒蘑菇般的鲜艳,而非如温馨水果那样的令人垂涎。都是工业颜料所赐的文明产物。看见是裹黑色头巾不着制服的料理人时,不禁会想,在框框内能力欠缺、却不安于室的人,是否都会变得乖离一切常态的命运,而显得面目扭曲、格格不入?

东施效颦一直都是世人的笑柄。如此情况之下,烈日之下在路边摆卖的新鲜油炸金黄色白糖甜甜圈显得与前者在脑中形成强烈对比。既然如此,我们都应该竭力去创造,创造自己心中所想象的模样,那才是生而为人的价值。想起焦糖色圆圈从热油滚动的黑锅内捞出的景象,倍感庆幸。我们并不比那些外国人逊色。

再经过本地连锁蛋糕店,想起地道的榴莲芝士蛋糕以及相信已经本土化的,从小吃到大的浓巧克力蛋糕,脑海中飘拂的糖霜味使人有进内喝下午茶的冲动。但终究没有这么做,想要等欲望变得更加不可忍耐时,才去吃。因为得来不易,才会更加痛快。

人向来是一种经常自相矛盾的生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