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第一個度过的冬天是暖的

那束三朵红玫瑰被浸泡供养在玻璃水瓶中一点一滴地渐加垂落凋零。

是腐朽、消逝的一个过程,如同绚烂烟花逐渐消失于夜空中的徒劳无功。

但现今已不再抱有这种消极的想法,我们终究是因为过于在乎结果而认为这其中往往是一种悲剧。

这未尝不是一种贪念。

重心应该要放在那个一起走过的脚印中,事无巨细地剖开每一个细节,有意识地去体会、享受、像珍惜一颗宝石般,呵护守护它。

虽然还是会在意后来的结果, 但它全然不在你我掌控之中,何用烦恼?确确实在的拥有过 ,其实真的不枉费一程,我们已收获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记忆。

真的已足矣。记忆于我如今有了一种颜色,它叫温柔。缠绕于指尖暖烘烘的缱绻温情。

原来一个人随着岁月逐渐成熟是这个样子的,对于结果只道天凉好个秋。花虽枯萎,但它曾经盛放的姿态永存于脑中,久久不消退。

你想要和我一起看雪,没想到自己很中意的一个句子倒成为了自己的故事。

如果我们就这样一同在雪里白了头发,算不算是白头偕老了一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