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黑森林的八月

20余年学生生涯的最后一个暑假,7月尾声,与果一同搬往德国南部。

住在一间studio屋,一厅一房。房子在山上,后山便是黑森林。Schwarzwald,schwarz德语的意思是黑色,wald为森林。没错,是闻名世界的黑森林蛋糕的名字源头。山下屋子的斜对面是住宅区的居民天主教堂, 每一小时便会照着时间响几次钟声每到12点钟和6点钟,钟声便会当当当响得特别长久,像要催促各路劳苦奔波的人回家吃饭。一拿到钥匙进入屋子时,感觉有些不可置信,啊,我真的是要过上理想的生活吗?

果不其然。

果在这个城市上班,白天我便会独自一人在家。下午他回来,便是两人一起生活。拥有独处的时光又有爱人作伴的生活,上天待我真是得天独厚。

觉得自己从大二开始的暑假都过得特别美好的,这一次更自不用说。这个最后的暑假,质量足以匹配「最后一个暑假」的庄严性。其实发觉想要过得快乐,重点是事在人为。只要肯坦然的付出代价,便也能心安理得地享受当下。

每一天晚上10.30准时睡觉,第二天一早7点醒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例如写作、写手帐、散步、马拉松式的追许久未看的港剧、花整两个小时逛超市、或者步行十三分钟到另一家超市购买日常吃食、拍生活视频,尽是过着标准的小确幸生活。早晨时光分外专注,因此喜欢把那一日最想做的东西排在一日的前头。譬如今日最想写前两个月在欧洲旅行的手帐,于是立即提笔记录。首先用铅笔描绘轮廓、然后上色;用浆糊把拍立得照片粘上、剪贴纸胶带,如此一步一步地按部就班,心无旁骛地把一页纸填满。一步一脚印,循规蹈矩,仿佛一步一步就笃定地会走到终点。

时间宽裕得有资格慢慢消耗时间,发现自己原来对于喜欢做的东西上,也坐不定。坐着写手帐不到半个小时,便想要追剧;或者欲反其道而行,有时在电视播放古典交响乐的当儿下厨,更会在电视剧播放时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提电脑剪视频。虽说这其中每一样东西都耗时间,但在这些喜欢做的事情上频繁转换中从未曾停下手,所以觉得过得特别充实。因为地点关系而在工作前景的铺路上不能多加发挥,中间没有一刻,是拿来申请实习合约、整理简历、或者是上工作网站找工作,轻松程度几近撒手人寰。 其实一直以来总会为未来的事无地恐慌而终日睡不好觉,现如今在现实竞争上能够有借口暂停所有筹缪之事而净做自己一直以来喜欢做的事,觉得自身一直不断地在创造价值,心是无比踏实的。

旁人(占最大分的是果)常说我(相对)不爱整洁,其实我想反驳。我觉得时间珍贵,是故不想把它枉费在清理空间的事情上,因为此事并无实质成果——一番洗刷之后又终将要再几日之后发现打扫过的空间被打回原形,如西西弗斯的巨石般令人绝望。可如今时间宽裕,果不在时,可以一个人慢条斯理地从洗碗机拿刀叉碗碟出来一个一个把它们放入对的橱柜里;拖着轻便的吸尘机把食物残渣和掉发吸起来,更有时间用一块布喷上洗厕所液蹲着抹完整间屋子的地。微微喘息得当儿也会顺便自我安慰自己已经是做了运动了。

也把时间奢侈地花在逛超级市场上。一逛起来不到30分钟不罢休,尽管家里冰箱已经有足够的食物,仍旧乐此不疲。最喜欢看蔬菜柜子和当季水果。四季国家虽然也有跨国贸易,但因为四季分明,所以水果随着季节变换时也会明显地有一些变化。夏日的水果如其气温一样热情缤纷,鲜红的草莓覆盆子、深红明黄交杂的油桃(nectarine)、粉色的桃子、深色系的李子和蓝莓。反之冬季的水果如苹果和梨子,粉红粉绿,我认为它们是相对安静恬淡的颜色,一如秋冬的萧杀冷清。也喜欢看各色酸面团(sourdough)面包和黑麦面包、法棍和各色香脆的肉馅酥饼可颂,高哥佳人的主食能被五花八门似地烘烤焗焙出来,一阵阵麦子面粉的香气混杂一些干香料的气味,令人仿佛被一阵手作温度拥抱。德国人饮食特别原始清淡,肉不是白灼就是火烤、腌制酸包菜(sauerkraut)和马铃薯是永恒不变的标配。因此,看各种口味的薯片和蜀黍片,全民经典灯笼椒粉口味、非洲风味、东亚咖喱…都是因猎奇而感到特别新鲜好奇的东西。还有德式的牛油饼干(butterkeks)和各色少于两欧的超市巧克力,种种口味五花八门,看着也是令人十分欢喜的。

我是一个非常喜欢以及珍惜选择自由的人。

下午他回来,会陪我一起看电视。有时会煮绿豆汤等他回来一起喝。在异国他乡始终煲不了家里的那种软绵滋味,也没有椰糖加持,只能到多数是越泰国人开的亚超购买盒装椰奶倒入汤中试图获取更多家里熟悉的味道。有时他会在我看清宫剧「主儿主儿」的声响中累得忽然睡着,我不忍叫醒他,经常等到煮完晚餐才叫醒他吃饭。他通常都是闻着我们开放式厨房的油烟味起来,我想当他睁眼第一件看到的事情是我在厨房里,灯光暖黄,洗手做羹汤的时候,也是感觉幸福的。晚饭之后的夜晚通常是二人最活跃的时候,欧洲的夏天非同热带天气一般,夜晚降温时气温就像在金马伦高原一样,气候凉爽得两人若是依偎在一起便能保暖。会在沙发上腻在一起,相互对调地躺在对方的大腿上、拥抱、看对方满布青春痘的脸、时不时亲吻,观赏一起追看的美剧,而后10.30分准时上床睡觉,明天早上又再次在7点苏醒重启新一天的快乐和充实。一天就这么过去,生活反倒比平日有规律。

这样的日子,真是奢侈到极致。这或许是世俗眼中的先甜后苦吧,而尾随着来则是“乐极生悲“的成语。我很不喜欢这样的思路,像是假如止步不前,便像是做错事一般。人说actions and consequences, consequences总带着一股贬义的意味。可我从来都不把事情看成两极,事实上在兴趣上发挥所获得的快乐与现实面包不应该是非你死我亡的对立关系。我讨厌“玩物丧志”这一个词,并且认为它是一个过时的概念。在这个斜杠的年代,在这个人们愿意把金钱消耗在人文层面的东西的年代,兴趣变成维生工具已非罕见的事。

回顾这一年里的生活经历,前后包含了许多前所未有,像是在短短一年里活了多出5年的生涯。但同时却又不觉得自己聪慧更多。很多方面的增长其实都是在世俗上的人际关系进步了,例如学会更加为他人着想而有意舍去自己的底线、学会如何为他人付出、学会如何说话要更加圆滑转圜。反而在思想状态上,或者学术未来上,停滞不前。

当然,说了这么多,身为凡人还是自不然逃脱不了欲望嗔痴的困顿,会禁不住的自我矛盾随着他人脚步前行而焦虑自己不与他人并进。简而言之,我是一个贪心的,拥有俗人的进取心,又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向往。一直以来潜意识里都觉得要么在发展技能(一路培养的兴趣爱好)或者在未来的职业发展上(为了社会上生存),其中一件必须在路上。如今的感受,即没有在爱好上取得令自己满意的进展;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暑假当实习生为自己的未来铺路。去年是有意识地不去实习,知而不做,但今年却是不知又不做。来到欧洲第一件不做的事就是不看报纸不看新闻,不问世事,美其名曰不再需要吸收资讯爆炸之下无用的信息;难听则是与世界脱轨,脑袋是空壳一只。看着别人如此上进自己却止步不前,是有点着急了。尽管已有现如今一般在人际关系上的进步,在我看来只能说是一步一步地削弱、磨平自己的个性疆界,逐渐消灭了自我的气息。变得像是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没有过人之处,普通且面目模糊地活着。或者说这些进展非我所欲,我如今这般面孔会扩展我与人之间的他人能够接受我的维度,但我并不甚喜欢如此的自己。没有明确的轮廓和界限、像是一个有着钝刺的仙人掌。把自己比作仙人掌我觉得也是第一次吧,仙人掌虽不惹人所爱,但我宁可成为一个正装的仙人掌,明确的展示自己的铠甲和风情;也不愿做一个非仙人掌、又非精致花朵阴阳不是的多肉植物。

我已经快用完透支手中快乐的资源了,八月过后是时候回到正轨规划延展快乐的事了。(9月29记:万幸已回到正轨)

深知这是一个短暂的逃离(getaway),但真希望这是永远会持续的生活状态。虽然所有人都会把现实当作「正事」看待;但我觉得过上如此的理想生活,于心理健康上,应该被当作是正经事。

不喜欢将这种生活状态设置为短暂的奢侈。(但事实上我一直在两岸之间辗转徘徊,建树不多)生活不应止步于努力拼搏向上,它应被赋予各种因人而异的意义。否则何来「人生百态」之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